韦尔股份“带崩”半导体板块,蔡嵩松也“栽跟头”?诺安成长重仓股市值蒸发逾640亿

幸雯雯
2021-05-07 21:49:05
来源: 时代财经
“我们也觉得很奇怪,但从公司的基本面和运投情况来看都没有异常。”韦尔股份董秘办的工作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

“一天杀一匹马,心塞”,5月7日韦尔股份(603501.SH)吧里4.5万股民炸开了锅。

5月7日,千亿半导体龙头韦尔股份早盘开盘走势平稳,但没多久后开始跳水,截至收盘报264.26元/股,跌幅达9.86%,市值一日蒸发250亿元。

时代财经以投资者身份联系韦尔股份董秘办公室,其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也觉得很奇怪,但从公司的基本面和运投情况来看都没有异常。”

同时,时代财经注意到,重仓韦尔股份的诺安成长混合基金(以下简称“诺安成长”)今日下跌4.57%,跌去了近一年的涨幅3.56%。

11111.pn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网红基金重仓

对于韦尔股份的暴跌情况,信达证券分析师方竞5月7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公司基本面没什么问题,“半导体板块波动都挺大,我还是持续看好。”

其实不仅是韦尔股份,5月7日整个半导体板块遭受重挫。方竞分析称,韦尔股份的暴跌更多是资金链的问题,但资金链的问题没法去跟踪。

时代财经注意到,5月7日韦尔股份有高达4.45亿元的超大单资金流出,主力资金合计净流出3.46亿元。同时,韦尔股份吧上也有股民推测“菜经理出货”。

股民口中的“菜经理”实为诺安成长的基金经理蔡嵩松,其从2019年2月开始接手诺安成长的管理,而诺安成长基金则因几乎满仓半导体而闻名。

据诺安成长2020年年报,2020年诺安成长累计买入韦尔股份27.48亿元,占期初基金资产净值比例41.04%。

图片 2.png图片来源:诺安成长2020年报截图

根据诺安成长2021年一季度报,截至3月31日,按公允价值占诺安成长资产净值比例大小排序的前十名股票均属于半导体板块,占诺安成长基金资产净值比例合计超过80%。其中,韦尔股份为其第6大重仓股,持股数为1014万股,占基金资产净值比例为9.6%。

图片 1.png图片来源:诺安成长一季度报截图

据时代财经统计,5月7日,诺安成长前十大重仓股全线下跌,市值合计蒸发逾643亿元。

“经此一跌”,网民也在社交媒体上调侃诺安成长,“远离诺安,一生平安”,“我待诺安如初恋,诺安欺我如糟糠”。

不过,从国内半导体行业发展来看,蔡经理的重仓不无道理。

2021年半导体行业高景气复苏。光大证券5月4日一份研报指出,半导体领域重点公司2020年整体收入为3668.39亿元,同比增长19.6%;整体归母净利润为359.09亿元,同比增长73.4%。

时代财经注意到,韦尔股份2020年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8.24亿元和27.0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5.43%和481.17%,均超出半导体领域重点公司水平。

而在今年一季度,韦尔股份业绩再次创新高,营业收入高达62.12亿元,同比增长62.76%;归母净利润10.41亿元,同比增长133.84%。

新时代证券研报同样指出,受益于国内半导体行业景气度的不断提升,在国产替代以及下游市场需求强劲背景下,大部分半导体公司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经营业绩表现优异,国内半导体厂商订单持续增长,但由于晶圆厂产能有限,CPU、显示驱动芯片、MOS、CIS、IGBT等产品出现缺货涨价情况,建议关注两条主线,一是业绩增长迅速和能拿到产能的头部公司,二是部分行业细分领域基本面持续向好的低估值公司。

韦尔股份正是以CIS业务为核心的半导体企业。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7年的韦尔股份最初主要从事半导体元器件代理业务,而豪威科技是全球第三大CMOS图像传感器供应商,2019年被韦尔股份正式收购。

除豪威外,韦尔股份近两年对外先后收购思比科、Synaptics等优质资产,对内加大在分立器件、射频IC、模拟IC等领域研发力度,形成了以CIS业务为核心,多产品线协同发展的业务布局,逐渐成为一个核心零部件企业。

消息面不佳

今年以来,韦尔股份股价走势较为强劲,1月大涨后在2、3月份轻微下跌,截至5月7日,今年以来韦尔股份涨跌幅为14.35%,最新市值高达2294.13亿元。截至3月31日,韦尔股份A股户数为4.46万户。

从业绩和业务看来,韦尔股份的基本面没有什么问题。但在消息面上,近期韦尔股份还是栽了跟头。4月30日下午,上海证监局给韦尔股份下发一纸警示函,称其在信息披露上存在问题。

警示函中,上海证监局提到,韦尔股份以持有深圳市芯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能投资”)、深圳市芯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力投资”)100%股权及芯能投资、芯力投资持有的北京豪威科技有限公司10.55%股权提供质押担保,上述质押资产的账面值约占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37%,但韦尔股份对于上述资产质押情况未及时在临时公告中披露,直至2020年4月10日才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披露,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

对此,韦尔股份董秘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上海证监局从监管层对行业龙头企业用了比较严格的认定方式来督促,“以后在信息披露上,我们会用更严谨的角度去判断公司的事项需不需要公告”。

同时,韦尔股份近期还有出现大股东集中竞价减持股份。

4月27日晚间,韦尔股份发布公告称,其大股东青岛融通民和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减持计划实施完毕,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韦尔股份股份约864万股,减持价格215.01元/股至326.58元/股,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份为0.99%。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戎美股份项目数据“打架”,或重复申报募投项目,曾因设计抄袭被判赔
以供港品质打响“广东名猪” 东瑞股份业绩驶入快车道
来了!大股东股份无偿划转,数度举牌的二股东或沦为“陪衬”?
扫码分享
youku最大胆美女人体图